首页 | 学院新闻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教学管理 | 学生工作 | 专业建设 | 党政工作 | 通知公告 | 招生就业 | 科学研究 | 技能鉴定 
 
 

 首页 
 学院新闻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教学管理 
 学生工作 
 专业建设 
 党政工作 
 通知公告 
 招生就业 
 科学研究 
 技能鉴定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正文
详细信息
创建全国同类院校一流大学的哲学思考
2014-08-21  

   教育学和哲学具有天然的联系。杜威说:“哲学是教育的一般理论”’,奈勒认为“教育的一切主要问题,在实质上都是富于哲理性的问题。” 王国维在考察西方教育学的历史之后,明确地宣称:“夫哲学,教育学之母也”。我们普遍认为,哲学是教育学的理论基础,它可以帮助我们对教育问题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当前,全校上下正在全力推进创建全国同类院校一流大学的进程。创建一流大学,是一项系统工程,也是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为什么要在高等教育发展的新形势下提出创建同类院校一流大学的目标?怎样理解全国同类院校一流大学的内涵?这些不仅是教育问题,更是哲学问题,有必要从哲学的高度去认识和把握。

普遍与特殊:创建一流大学的认识起点
   对于高等教育而言,所谓普遍性,是指一所高校发展的一般规律。就高等教育发展实践看,一所高校的发展,从办学整体实力上一般经历的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过程;从办学类型上,经历的也是从教学型到教学研究型,再到研究型的发展历程。这可以概括为高等教育发展的一般规律,具有普遍性。在这个意义上,沈阳大学作为一所建校时间不长,办学实力有待提高的地方大学,未来努力的方向必然是通过改革发展,不断提升自己的整体实力,最终在高等教育市场竞争中成为优质教育资源,实现办学实力的整体跃升,这是我们惟一的道路选择。或许,这也是我们提出创建全国同类院校一流大学的初衷所在。我们可以设想,在这样的发展规律面前,如果我们不能把握机遇,乘势而上,势必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沈大的未来就不仅仅是发展问题,而是生存问题;另一方面,沈阳大学作为教学型大学,将来必然要发展到教学研究型大学,这也是沈阳大学改革发展的必然。当然,这个必然的实现可能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能需要几代甚至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但这种路径选择符合高等教育的发展规律,也符合沈阳大学的发展实际。
   但是,在普遍性之外,高等教育的发展也必然存在特殊性,即一所高校发展是不是不必经历上述过程,也可以存在并成为一流?换句话说,一所高校可不可能固守原有定位和类型,而在这个层次上成为一流?这正是当下中国高等教育界争论最大的问题,即高校的分类问题。现在,越来越多的学者倾向于对高校进行分类管理。事实上,是不是研究型大学一定比教学型大学强?我们大概不能简单地作出肯定的回答。
   按照这一理念,作为沈阳大学,我们是不是可以安心于教学型大学的定位,并力争在教学型大学的行列中位居前列,特别是在副省级城市所属大学中成为一流,这也是沈阳大学的发展目标和方向。问题在于,尊重普遍性而成为一流和尊重特殊性而成为一流,他们之间是否有必然的矛盾?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矛盾的普遍性与特殊性具有辨证统一的关系。 这就要求我们在具体事务中,要学会遵循从特殊到普遍,再从普遍到特殊的认识次序和工作方法,把高等教育普遍原理同我校改革发展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在创建一流大学问题上,就是要实现立足定位争创一流和放眼国内争创一流的统一。因为我们所参照的一流大学的坐标系虽然是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所属大学(大概12所左右),但是这些学校的发展水平和办学层次相差很大,很难按照统一的指标体系进行量化性的参照。因此,我们的一流大学建设在设计上既考虑到这12所高校的实际,也兼顾到国内其他同类学校的实际,实现了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这有其哲学理论的支撑。

一元与多元:创建一流大学的路径选择
   从唯物主义一元论和多元论角度,我们可以反观高等教育改革发展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比如,评价一所大学的发展成效该用一元标准还是多元标准?是不是所有的大学都要走同一的发展路径,还是可以有多元的道路选择?
   对照我校提出的创建全国同类院校一流大学的发展目标,我们首先需要明确的问题是:什么是同类院校一流大学?按照通行的做法,就是看我们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师资队伍、科学研究等代表一所大学的核心指标是否在全国同类院校中位居前列。这是普遍通行的评价方法,也是一元的评价方面。其积极意义在于,可以非常清晰地对学校做出位次判断,简单易行,一目了然。我们需要这样的判断标准,也必须按照这样的标准开展一流大学的建设,这方面没有异议。因此,我校一流大学的目标要按照这样的标准来设计,一流大学的指标要按照这样体系的来界定,一流大学的成效要按照这样的内涵来检验。
   但是,在高等教育发展实践中,一流大学的并不意味着各个方面都是一流的,对其评价体现了多元的评价标准。美国加州大学原校长田长霖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曾经说过这样一个观点:“世界上地位上升很快的学校,都是在一、二个领域首先突破。一个学校不可能在很多领域同时达到世界一流,一定要有先后。”这体现了许多高校的办学理念“有所为,有所不为”。事实上,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许多一流大学也仅是在某一些方面达到了一流。比如我们谈及物理,一定会想到普林斯顿和麻省理工;说到法学,我们一定会想到耶鲁。谈及力学,首先想到的是清华。在这些一流大学的发展历程中,对其作出的一流评价很显然并不仅仅体现为一元化的整体实力,还有多元化评价标准下的某一方面是否为一流的的价值判断。
   按照这样的理解,在我校创建一流大学的过程中,应该实现一元和多元的统一。即在总体目标和具体内涵的界定上,要用一元的评价标准,构筑全国同类一流大学的整体规划,包含总体目标、分项目标和指标分解;另一方面,创建同类一流大学,不可能各项指标齐头并进。比如,在学科建设上,我们10个学科都成为一流,这不符合高等教育发展规律,也不符合沈阳大学实际。因此,我们要在一流大学的总体框架下,在实现一流大学的具体途径上,要学会运用多元论方法,用多元化的评价标准来推进一流大学的建设进程。具体说,就是要突出重点,选准突破口,力争在某一方面率先实现质变,先进入一流。例如,在学科建设上,我们惟一理性的做法就是必须尊重学科建设规律,即学科建设必须进行效率选择,不搞平均主义,扶强不扶弱,对优势学科进行重点扶植和培育,把它做大做强,使之进入一流。只要在某一方面实现突破,一流大学的建设才能由点及面,进而实现整体的一流。

持续与跨越:创建一流大学的战略构思
   高等教育由于其特殊性,其改革发展更需要经历这个漫长的自然历史和持续发展过程,正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说的就是这个规律。也正因为如此,许多人对“高等教育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提法并不赞同,甚至十分反感,认为教育就是教育,必须尊重教育规律。在高等教育发展实践中,许多大学都是经历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持续发展,才最终发展成为一所底蕴深厚、办学实力较强的高等学校,这种成功源自时间的累积,源自持续的过程,源自遵循了教育发展的基本规律。
   但是,难道高等教育发展就只能遵循量变到质变的一般规律,就不能实现跨越式发展吗?香港科技大学创建于1991年,不到10年时间,已迅速成为国际知名学府。其商学院被英国《金融时报》评为世界50佳,亚洲仅此一家入选;美国将其会计研究排为第一,连哈佛和斯坦福都甘拜下风;上海交通大学发表的《2003年大学排名榜》,以中国地区计算,香港科技大学排名第三。这些成就的取得都源于其跨越式的发展。
   这种规律自然也适用于沈阳大学。我们认为,沈阳大学的发展,争创一流不是不可以实现,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利用后发优势,在一些关键点上实现跨越式发展。所谓跨越式发展,是指在一定历史条件下,落后者对先行者走过的某个发展阶段的超常规赶超行为。超常规、跨越式对于高等教育发展而言,在一定的特殊条件下,是正常的现象。因此,我校提出的创建全国同类院校一流大学的发展目标,我们要考虑的不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而是如何按照这样的总体目标,在具体战略选择上,通过推进改革创新,集中力量突破全局性战略性的重大问题,进而在某些方面实现跨越式发展,这是能够实现并且可以实现的。当下的问题是,我们的各项发展特别是一些重大的成果的取得是不是可持续?只要我们做到了可持续,其实就是实现了一流。
 

关闭窗口

沈阳大学网站  版权所有